愛奇書網 > 愛你是場人間煉獄 > 第二十章:你們的血型根本不一樣

第二十章:你們的血型根本不一樣

    精彩閱讀·盡在·夾克小說網(www.jiakexs.com

    第二十章:你們的血型根本不一樣

    余聲應“是”,隨后傳來的就是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,應該是余聲讓人在調醫院的監控記錄。

    幾分鐘后,余聲的聲音才重新從話筒中傳出來。

    “江總,從你出去之后十分鐘的監控錄像,都被人銷毀了!

    江黎牧的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,監控錄像被人銷毀。就說明在他出去的那會,還有別人進過白婉婉的房間,并且還是不想讓他看見的人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片陰郁,面上卻不動聲色的回了病房。

    白婉婉看見他回來,眼睛亮了亮,伸著手要讓他抱。江黎牧猶豫了一下,把人摟到了懷里。

    “黎牧,你是不是還在生我氣啊!

    她縮在男人的懷里,委委屈屈的樣子很是惹人憐愛:“我只是太愛你了,所以才會一直想讓你跟齊暖離婚。你要是不愿意…我以后就不提了!

    江黎牧聞言笑了笑,有些心疼起她的大方得體。不像那個女人,他想到齊暖,不耐煩的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“我跟齊暖離婚是遲早的事。婉婉,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!

    看著白婉婉泫然欲泣的樣子,心里的那一點懷疑也被他拋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她那么愛他,能做出什么對不起他的事?

    白婉婉卻忍不住在他看不見的地方,掐緊了手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齊暖又休養了幾天,已經可以勉強起來走走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怎么又起來了?”

    張姐一把把她按到床上,語重心長道:“就算是流產也要坐個小月子,你現在這樣以后指不定要腰疼!

    齊暖不在意的笑了笑,反問道:“有誰會在意呢?我的存在只是為了白婉婉而已!

    “夫人你……唉!睆埥銦o奈的嘆了口氣,出去了。

    齊暖怔愣了一會,一個人起身上了天臺。

    風很大,刮得她的臉生疼,她看了一眼底下的高度,腦補出自己要是從這里跳下去會是什么樣的一副場景。

    她往前走了兩步,身體差一點就要落空的時候,有人拽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齊小姐!

    她側頭看著面前這個長相清秀的男人,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你認識我?”

    “當然了,當年你和江先生結婚的事情整個A市誰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笑起來,露出一顆虎牙,整個人看起來溫暖又無害。

    他指的是當年江黎牧和齊暖在床上被記者拍到的事情,那可真不是一個美好的回憶,齊暖心想。

    她淡淡的收回視線:“如果你是來諷刺我的,那就大可不必,因為江黎牧已經給了我相應的懲罰!

    想起來,其實也挺后悔的。

    她勾了勾從額角垂下來的碎發,越過他下樓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難道就沒有一點點不甘嗎?”

    身后傳來霍新無辜的聲音:“如果我告訴你,白婉婉和你的血型根本不匹配,你會不會難過得從這里跳下去?”

    齊暖猛的轉過頭,目光緊緊的盯著他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齊小姐這么聰明,難道想不出來嗎!

    霍新無辜的慫了慫肩膀,有些委屈:“我只是在經過醫生值班室時聽見了一些不該聽的話!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!

    “我只是看著你太可憐了,同情而已!被粜聭醒笱蟮男α艘幌,:“畢竟是個正常人被這樣對待,都會瘋的吧!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信就去她病房里看看,運氣好的好估計還可以和你的骨髓告個別!

    齊暖的瞳孔忍不住縮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沒想到,白婉婉為了趕走她,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冷笑:“你放心吧,就算是死,我也絕對不會死在白婉婉前面!”

    齊暖轉身下樓,她沒有看見的是,她轉身以后,身后的男人卻勾了個諷刺的笑出來。

    齊暖緊抿著唇,一路暢通無阻的走到了白婉婉的病房前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口氣,推門進去。她上下掃了一眼,病房里除了白婉婉沒有第二個人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在看見她的時候,有些驚慌。

    她色厲內苒的說道:“你來干什么!”

    齊暖卻注意到她一直往后縮的手,她抬起頭,冷笑道:“原來真是你!

    白婉婉也皺著眉,平靜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設計了那把火還不夠,還要害死我的孩子…白婉婉,你就這么惡毒?”

    白婉婉的臉上閃過一絲恐懼,她身體往后靠了靠,道: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!

    “聽不懂是嗎?”

    齊暖冷笑著上前,突然發力將病床上的人扯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血型根本就不一樣,這一年來,江黎牧每個星期都來抽我的血,F在還為了你這個根本不存在的骨髓失去了我的孩子!白婉婉,你現在聽的懂了嗎?!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逼成這個樣子,害的我在江黎牧的面前永遠都抬不起頭。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,值得你這樣費盡心思來對付我?”

    齊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,把她從地上拉起來,歇斯底里的問道:“你說!你到底跟我有什么過不去!”

    白婉婉掙脫她,飛快的病房門口跑去,沒走幾步就被齊暖拽住了頭發。

    她被齊暖抵在墻壁上,看著她因為憤怒而大紅的眼睛有些恐懼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覺得齊暖這么可怕。

    齊暖有一瞬間想弄死面前的這個女人,只是這個想法還沒正式實施,就被一股力量狠狠掀開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江黎牧憤怒的聲音傳過來,齊暖有一瞬間想笑。

    “黎牧,我好害怕……”白婉婉靠在他的懷里,忍不住微微哽咽起來。

    江黎牧的眉目之間滿是沉郁,他的視線落在齊暖身上,忍不住質問道:“你又在發什么瘋?!婉婉做完手術沒幾天,你最好別來**她!”

    齊暖咬牙切齒的看著他:“是啊,我那天被你帶來醫院的時候,就應該從車上跳下去,就算被車輪子碾碎,也比到這兒來受你們折磨得強!”

    江黎牧皺了皺眉,神色陰郁道:“你什么意思!

    齊暖輕輕的笑了一下,“什么意思你不會看嗎?白婉婉她和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血型,我的骨髓對她來說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!”

    手機看書,盡在·夾克小說網手機版M.jiakexs.Com
捕鸟达人官方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