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落魄

    精彩閱讀·盡在·夾克小說網(www.jiakexs.com

    “王爺,想要奇朵有什么交代?難不成王爺至今還懷疑,朵兒是與別人有染?王爺就這么不信朵兒?”奇朵的眼里是真的落寞了,這個男人就這么不愿意要她?那一夜就真的成了夢幻了?她不要。

    “信與不信,不是本王說了算的,而是你們別把天下人當傻子!”陶昕承哈哈一笑,攬著楚嫣的腰肢,低頭看著女人眼里的清涼,抿唇笑的很是坦然。

    “嫣兒,你可信本王會背叛你?”

    “不信!承說過,此生只有楚嫣一個妻子!至于被人算計,遲早的討回公道!”楚嫣也笑了,手搭在了陶昕承的肩上,聲音篤定。

    “!我肚子疼,莫然救我!”奇朵突然尖利的哀嚎了起來,好似真的很疼一般。楚嫣卻是看了看,笑了。

    上一世她也生過孩子,很清楚真的疼,和假疼的區別,她沒有忘記,她也曾經為了吸引陶祁的注意,有意裝疼,而那個時候,陶祁也很看重那個孩子,會分心來陪著她,哄她玩笑,那個時候應該是上一世,最歡樂的時候了吧?只可惜一切都只是泡影罷了。

    “嫣兒,怎么了?”陶昕承被楚嫣眼里的淚嚇了一跳,俯身要去看仔細的時候,楚嫣卻躲開了。

    “承,你若對公主無心,就派人送他們回驛館吧!再找春和醫館的李郎中去,給公主看看,這么總是疼著,也怪嚇人的!”楚嫣青澀的笑著,似漫不經心的說著,轉身要走,又停了下來,回頭靜靜的看著奇朵。

    “忘了告訴你了,春和醫館的李郎中,是專治婦人有孕的圣手神醫!公主還是請他去看看吧!”楚嫣溫和的笑著,回身偎進了陶昕承的懷里,眼眸晶亮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承,若是我有了孩子,做為母親,我會拼盡全力的護好他,不會讓他受半點委屈!”楚嫣說著,瞟了一眼奇朵慘白的臉,拉起了陶昕承的手,轉身一步一步走進了自己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!王爺,我只是……”奇朵還想要說什么,被陶昕承抬手打斷了。

    “風悅,送公主回驛館!不許任何人離開驛館!”陶昕承說著,看都不看一眼奇朵,邁步走了出去。他知道奇洛的死,是必然的,胡人要挑釁,要zhanzheng,要大陶的土地,他是不會退讓半分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!王爺,就讓朵兒留在這里吧!朵兒就算是為奴為婢,也要留在王府!求王爺應允!逼娑鋻暝蛄讼氯,臉上的淚卻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王爺,算了,您先去處理要務吧!這里楚嫣來處理就好!”楚嫣緩緩的走了過來,看了一眼跪伏在陶昕承腳下的奇朵,不免多了幾分凄然。

    “嫣兒,你要小心!”陶昕承長臂一伸,大手再次攬住了楚嫣的身子,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,才放開手,大步離去。

    “公主還是起來吧!既然公主愿意留下,那就還是住到側院去吧!你們既然是跟了公主來的,就好生伺候著,缺什么少什么,就找韋嬤嬤就好!”楚嫣柔聲的說著,看向奇朵的眼神,有了些許不明的情緒,再看她的肚子,不過才兩三月的孕期,居然還要用力的腆著,好似無聲的宣揚一般,楚嫣輕嘆了一聲,轉身就要回自己的院子去。

    “郡主留步!”奇朵在幾個宮女的攙扶下,慢慢的站了起來,黯然的看著楚嫣的背影,拼命的咬住了唇瓣。

    曾幾何時,傾城嫁衣,十里紅妝,都是女子的夢想,她也曾經夢想過這樣的場面,即使在奴隸營呆了那么多年,即使曾經被欺凌,到了最卑微的時候,她也是夢想著,自己要做美麗的新娘,可是都被眼前這個女子給破壞了!她的嫁衣,是那么的耀眼,她的一切都成了她的奢望,現在她更加卑微的向她乞憐,可是有什么辦法?誰讓她出身就那么卑微呢?

    “郡主,本宮已經落魄如此了,還請郡主手下留情,給本宮一條活路吧!”

    “公主說笑呢吧?公主的今日,難不成都是楚嫣造成的?”楚嫣寒了臉,慢慢的轉回身,看著奇朵低垂的眼眉,輕嗤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本宮想要和郡主單獨說說話,可好?”奇朵依然沒有抬起眼眉,聲音也不再是哀傷無助。

    “不好!本郡主和公主還沒有交好到,可以私下里聊聊的程度!奉勸公主還是回房去,好好的歇著吧!”楚嫣說著,抬腳就走,這王爺剛走,就又想要在她身上做什么了么?那也太小看了她了吧。

    “郡主就不想知道,我們楚王爺,為什么會纏著你么?”奇朵自以為楚嫣很很想知道,畢竟她和奇楚已經有過接觸了,畢竟奇楚對她那么牽掛,她還是有些算計在手里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不想知道!公主還是回房去吧!楚嫣已經倦了!你們胡人的伎倆也就這樣了?”楚嫣的聲音里滿是譏諷,卻是頭也沒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風翼和柳兒,一邊一個緊緊的跟著,青棗也是被幾個小丫頭扶著,先一步回了主院了。丟下了韋嬤嬤冷眼看著,一臉灰敗的奇朵,最終不得不被她的宮女扶著,慢慢的走去了側院,那個護衛莫然,也只是跟著,幾個人連頭都沒有回一下。韋嬤嬤冷笑了一聲,轉身也回了主院了。

    陶昕承趕去了宮里,已經很晚了,陶義還沒睡,在御書案后,靜靜的坐著,看見他來,動都沒有動一下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都聽說了!現在什么情況?”陶昕承執了執手算是見禮樂,也就站在書案前,淡漠的看著陶義。

    “奇洛死在了驛館,是被人殺了的,我已派了京府尹去看過了,說是很慘烈……”

    “現場沒有什么證據是吧?而驛館的胡人已經造反了,要討說法?還送了信回去,要鷹王派兵?”陶昕承很直接的說著,目光灼灼的看著父親。御書房里只有他們,而沒有看見其他皇子,可見著父皇是起了疑心的,只是他相信,陶祁還沒那么蠢。

    “你很清楚,鷹王早已經幾十萬大軍,就在邊關外虎視眈眈!”陶義疲憊的嘆息著,看著陶昕承的眼眸,就有些黯然了。云妃的家族偷偷回京,他不是不知道,而這個兒子去試探,竟然被傷著了。他就知道,云家是不可能善了的。云家私通胡人,狼子野心已是昭然若揭,他還有什么情面可留?

    手機看書,盡在·夾克小說網手機版M.jiakexs.Com
捕鸟达人官方版